• <menu id="aucy0"><strong id="aucy0"></strong></menu>
  • <menu id="aucy0"></menu>
  • 個人登陸    |     企業登陸
    服務熱線:400-6363-777
    所在位置: 首頁 > 資訊 > [職場人生]美國最糟糕的CEO們目前都身在何處?

    [職場人生]美國最糟糕的CEO們目前都身在何處?

    發表日期:2012-06-11

    前些天,看到諾基亞的股價暴跌,這讓我想起了該公司的CEO康培凱(Olli-Pekka Kallasvuo),或多或少是因為他的領導而導致了曾經占手機市場主導地位的手機制造商諾基亞一蹶不振。

      很明顯諾基亞已經錯過了手機市場向智能手機的過渡時期,當董事會悄悄地采訪他們信任的CEO候選人時,康培凱仍然完全否認他的關鍵性失誤及缺乏遠見和缺少戰略規劃這些問題。

      這使我思考一個我從未停止吃驚和驚恐的主題。不管多么糟糕的CEO甚至是花費股東數十億美元并犧牲數千名員工的工作的極其可怕的CEO們也不會簡單地被解雇而后消失漸漸被遺忘。他們會得到循環利用,意思就是說他們要么是獲得另一份CEO的工作,要么坐在各種各樣的董事會內要么競選公職。

      以下是我多年以來曾經寫過的七位CEO們以及他們現在正在做什么。不要問安然公司的杰夫•斯基林(Jeff Skilling)和世通公司的伯尼•埃伯斯(Bernie Ebbers),他們都穿著時尚的橙色連體褲在聯邦政府的監獄里服刑并且做得很好。在前美國泰科(Tyco) CEO丹尼斯•科茲勒烏斯奇(Dennis Kozlowski)因詐騙而搶劫股東們數百萬美元的獎金和貸款而在監獄里服刑的第79個月,他正在參加一個白天監外工作項目。

      時代華納的前任CEO詹羅德•.萊溫(Gerald Levin)

      在.com網絡泡沫的高峰時期,他因為將時代華納和美國在線合并而出名,人們認為這是美國企業歷史上最愚蠢的舉動。曾任美國在線-時代華納(AOL-Time Warner)首席執行官的杰瑞•萊文(Jerry Levin)退出了該網站,后來以綠洲電視臺主席、健康創業( StartUp Health)主席、Organized Wisdom 主席的身份再次出現并主持“全面康復診所”—月景診所(Moonview Sanctuary)的董事會。真不是開玩笑的。

      家得寶(Home Depot)和克萊斯勒的前任CEO鮑勃•納德里( Bob Nardelli)

      他在導致克萊斯勒公司破產后被CNBC電臺封為“史上最差CEO”,而納德里后來又任槍械制造商Freedom Group的CEO和紙類制造商NewPage Corp的領導人。他最近在私募股權巨頭博龍資產管理有限公司(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的操作和咨詢公司卸任了CEO一職。

      太陽微系統公司(Sun Microsystems)的CEO喬納森•施瓦茨(Jonathan Schwartz)

      施瓦茨從2004年擔任太陽微系統公司總裁兼COO,并于2008年取代斯科特•麥克尼利(Scott Mcnealy)擔任太陽微系統公司CEO,他對該公司進行了重組并進行了大規模裁員,但最終施瓦茨還是未能讓這一硅谷巨人實現逆轉,導致太陽微系統公司被甲骨文公司收購。如今,他是護理軟件創業公司CareZone的聯合創始人兼CEO,并在塔莉歐研究公司( Taleo)、銀泉網絡(Silver Spring Networks)和Moxie Software的董事會任職。

      北電公司前CEO邁克•扎菲洛夫斯基(Mike Zafirovski)

      在他未能實現對有110年歷史的加拿大網絡巨人實現逆轉并導致北電公司破產后,支離破碎的北電公司被賣掉,而后他又起訴已經破產的北電公司要求該公司向其支付1200美元的薪金。去年扎菲洛夫斯基被私募股權公司百仕通集團(The Blackstone Group)聘用擔任高級顧問,并任醫療保健公司Apria Healthcare董事會董事。同時,他還是播音公司(Boeing)的一位董事。

      前諾基亞CEO康培凱(Olli-Pekka Kallasvuo)

      最近,康培凱當選為歐洲第五大電信公司桑內拉電信(TeliaSonera)公司董事會董事。他還是SRV Group的副主席,也是Aperios Group、歐洲設計領導委員會(European Design Leadership Board)和芬蘭經濟教育基金會(Finnish Foundation for Economic Education)的董事會成員。

      Sprint公司前CEO加里•佛西(Gary Forsee)

      佛西在加入Sprint之前就曾在電信領域工作過多年,他于2004年成為Sprint公司CEO,并立即推行了與Nextel的災難性合并。他于2007年被董事會驅逐出公司,但他仍然成功地獲得了4000萬美元的補償金。其實他在Sprint Nextel工作的最后一天就已被密蘇里大學系統(University of Missouri System)聘用擔任總裁,直到2011年為止他一直在此擔任總裁。他還擔任Ingersoll-Rand(英格索蘭)、Great Plains Energy、Goodyear Tire & Rubber、和各種公民和非盈利組織的主管。

      惠普公司前任CEO卡莉•菲奧莉娜(Carly Fiorina)

      除非你過去10年一直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否則你一定會知道到菲奧莉娜導演了備受爭議的惠普并購康柏一事,她于2005年被惠普董事會驅逐出公司,而后她試圖取代現任參議院芭芭拉•鮑克瑟(Barbara Boxer)任加利福尼亞州的議員。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的事情是,最近她被任命為非營利機構Good360的董事會主席。這一癌癥幸存者還為很多其它非盈利性董事會和理事會工作,而且她還曾經是Kellogg、Cisco、Merck和Taiwan Semiconductor的董事會成員。

      毫無疑問,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寫關于雅虎前CEO楊致遠(Jerry Yang)、SAP和惠普前CEO李艾科(leo apotheker)、柯達公司前CEO彭安東(Antonio Perez)和前動態研究公司(RIM)的聯合CEO吉姆•貝爾斯利(Jim Balsillie)和邁克•拉扎里迪斯(Mike Lazaridis)的豐功偉績及其他們在董事會的席位。但那是改天的另一個故事了,今天的故事就到此為止了。

    分享到:

    上一篇: [職場八卦]人在職場 你是做骨干還是做心腹
    下一篇: [職場人生]西游記職場啟示:沒能力別挑戰制度

    一级A片视频无需下载
  • <menu id="aucy0"><strong id="aucy0"></strong></menu>
  • <menu id="aucy0"></menu>